小未来卷

青黄一生推

【一八】你是不是瞎(2)

专注吃糖:

日常小甜饼,严重ooc。私设遍地跑。


转过天来,尹新月早起刚路过小客厅,就见齐铁嘴正和张启山谈事情。她太阳穴又开始跳起来。他们坐在一起,仿佛在提醒自己当初是怎么被猪油蒙了心,只顾着看张大佛爷的桃花眼,却忽略了那双桃花眼一次次望着的都是他身边的穷算命。丫儿的,要是早发现佛爷您对这位有意,我就是逃婚逃到八宝山,也比硬跟着来长沙城心里要舒坦。

“你怎么又来了,这是你家吗?”
不是。
但胜似。
我懂。
尹新月长叹了口气。
可为什么你们每天都要从大清早起,就开始在家里腻歪呢……尹小姐开始后悔选择寄住在张大佛爷的府邸了。眼睛疼。如若不是最近战事频发,火车停运,她定要买一早儿的火车票回北平。

“嫂子教训的是,老八以后一定少来。”齐铁嘴见事情谈完,自己一会儿还约了二月红、吴老狗和谢九打马吊。也不多做叨扰,利索的站起来准备告辞。

看他答应的这么爽快,没有半点恩爱缠绵,尹新月霎时觉得这事儿有些不大对头。莫非算命的还没能明白佛爷的心意?这么明显的眼神儿都看不出来,你丫儿敢情是瞎的吗?!
再一扭头,果然不负众望的看见张副官表情沉痛,满脸都写着“是”。

齐铁嘴见尹大小姐面带疑惑,唯恐自己刚刚没能揣测好未来嫂子的意思,便本能的略带求助朝张启山望了望,佛爷回了个眼色。齐八爷瞬间领悟后暗暗腹诽,我这么说还不够配合哦,佛爷你堂客好难伺候。嘴上又加重语气,“争取不来!”,这样总该满意咯。说罢,拱了拱手就一路蹦哒着出门杀熟去了。

张启山揉了揉额角觉得自己单靠眼神怕是无法在正事之外和齐八爷做到心意相通了。
尹新月忍不住“切”了一声,心说活该,当讲的不讲,你们老张家都什么穷毛病。

来到二月红府上,狗五、谢九早就到了多时。正呲牙裂嘴的推脱说自己晌午已经用了饭,叫二嫂不必张罗,唯恐面碗落到自己跟前。丫头见齐铁嘴来了,终于放过了他俩,先谢过八爷仗义疏财,又问他可曾用过晌饭。

在二嫂殷切的目光下,齐铁嘴一个没顶住,嘴边秃噜出真话来“还未……”。丫头兴高采烈的转身就给他端上一碗阳春面。
真是够阳春哦,连葱花都冒得撒。

看着齐铁嘴壮士就义般吃了几筷子后,谢九幸灾乐祸的问道“怎样哦,二嫂的厨艺可有长进咯?”
“没……”话音未落,就见二月红手腕翻飞,一杯刚沏好的热茶作势就要泼出来。哪想到齐铁嘴舌头一拐,紧接着说道“没想到二嫂大病初愈后,厨艺竟然如此精进。二哥以后更有福咯,如若是我定然三餐不拉,顿顿都要吃三大碗才好咧。”

你个宝崽子,二月红翻着白眼放下茶杯,你当哥哥我成亲这么多年为什么还能有这般身段。
老子是天天三餐加宵夜的吃阳春面哦。还冒得撒葱花。

终于坐到牌桌上,四个人一边打牌,一边闲聊。齐铁嘴要更忙些,他还得掐决算牌,好给自己挣几个零花钱。在齐八爷连赢三把后,他们的话头也从矿场的墓道成功转向了佛爷的八卦。

“二十万贯,二爷你同我和小九九讲一讲这位尹大小姐是个什么来头咯?”

“压上,四十万贯,只知道是新月饭店的少掌柜哦,秉性脾气咋看到也爽利,具体的搞不清。”

谢九爷一推眼镜,“五十万贯,可莫要太过霸道。和佛爷在一起过日子,要脾气柔和,处事圆滑的才好噻。再懂点分金定穴就更能聊到一起去咯。”

说完,三个人一同打了个激灵,齐齐望着齐铁嘴。

齐铁嘴默默出了一张八十万贯。接口道“其实还是要佛爷自己喜欢噻。”

“那怎样才算喜欢呢?”谢九颤巍巍的扶了扶眼镜,看向全场唯一一个已婚人士。

“会竭尽所能对她好。”

谢九当即决定那盏粹青琉璃盏还是白送齐铁嘴好咯。

“会不遗余力护她周全。”

吴老狗心不在焉的呼拉着三寸钉的绒毛,仔细回忆自己最近有没有放狗作弄过齐铁嘴。

“会随时随地关注她……”

碰哒鬼咧!二月红说完觉得自己好像看到了终极。

三人再次齐齐望着齐铁嘴……

齐铁嘴一把护住自己的牌,“莫要搞我噻!都该狗五出牌咯还望着我要搞莫子?都说过卜卦不算出千咯!”

看你是不是瞎。

评论

热度(491)